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br月落乌啼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月落乌啼,独自一人。我总是回忆过去,一回忆、就是一些惘然。是否曾经真的如此惘然?独自一人,想一想、那些幸福才是回忆。
外地的月儿,此时是否已落?回归的人们,是否沉浸在团圆之中?屋子里、电话早已很久再没响起。思念,便占据了我儿时的心。
对母亲的记忆于我来说也许是一片希望,相信她直到现在依然坚守着她的梦想。曾经,她为了梦想就像如今的我们一样拼搏,儿时的回忆就如那个梦想充盈而华丽。窗前的自己已陷入曾经。
车站旁,母亲拉着年幼的自己,用另一只闲出的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滴。
“妈,怎么了,很难受吗?”我依旧一脸顽皮地问道。
“没事,等我回来给你买玩具。我走了之后,一定要听爸爸的话。”
那时依然清晰地记得妈妈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我不知道妈妈去哪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了,然而我只知道妈妈回来时会给我买玩具。
客车上,母亲望着窗外的我不舍而去。回到家,父亲脸上一片沉思。后来,我才知道母亲可能再不回来了。就这样,我度过了我的小学时光。没有母爱呵护,不知自己是怎样挺过那段时光,唯一的希望就是盼望和思念!
“孩子,你妈可能过几天要回来了。”父亲脸上终于露出了母亲走后很少的笑容。
“妈妈回来了。真的、假的?真的、还是假的……”母亲的回来,我真的接受不了。五年了,母亲的容颜都已模糊。心灵的期盼,难道真的梦想成真了?她还是否记得我,又是否想念过我?如果想念我,为什么不回来……
那时,我的心里一片混乱。无数个为什么,无数个不相信,无数个恨,无数个爱……
夜晚,我和父亲去接母亲了。下车的瞬间,母亲又哭了。我依旧一脸痴呆,这个就是我的母亲?
“回来了,回来了。五年,这里已变了许多,孩子都长这么大了。”母亲一手拎着皮箱,用闲出的那只手擦去了眼角的泪。
“妈,你真是我妈吗?现在我是一个有妈的孩子了?”我终是没有忍住,眼泪已不知不觉流下来。
如今,妈妈离开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母亲的梦想也如玉盘明月缓缓升起,竟是那般动人。逐渐长大的自己也知道了,母亲的梦想就是让我快乐的成长。她吃一点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让我不再吃苦。父亲有伤,曾经,母亲只能去远方追逐她的梦想。回忆不再悲伤,那些爱已充满我如今的心。
月光皎皎,你驾一叶扁舟而来,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爱。是否恨你、是否爱你,明月可知。你的梦想,你依然守候,那是你永恒的梦!

作者:张国玉
学校:金昌市永昌县第一高级中学

共 9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关于爱,每个人表达的方式各有不同,就像作者母亲的爱。一个母亲,为了追逐梦想,离开家,离开孩子去了远方。五年后,又返回家乡,回到曾经的家。走时泪水小溪般流淌,回来时泪儿依旧流,心中的爱依旧。作者回忆母亲离家和归家时的场面,以及自己对爱的理解,对母亲的理解,表达了一个孩子渴望母爱得到母爱的情怀。感情真挚,给人绵长怀想。【编辑:秋天的风】
1 楼 文友: 2017-09-16 04:04: 5 不管母亲是否在身边,母亲的心,永远都在家中,孩子永远都在母亲的心中。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大同妇科医院咋样
厦门十佳牛皮癣医院
血瘀会导致经期延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