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天才相士 第733章 灭神(下)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天才相士 第733章 灭神(下)

“没想到弥提罗的心思居然缜密到这种程度,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下,还有这种伎俩!”

感受着身周狂暴不安的天地元气,以及心中蠢蠢欲动的愤怒之感,林白很清楚,在刚才这一下的碰撞之中,自己已然犯了奇门江湖中术法相争之时的大忌——无法保持心绪平静。

唯有心静,才能让己身的法力流转更为圆润无痕;也唯有心静,才能让抽动天地元气或者阴煞气息之时,如行云流水般畅快。但若是一颗心乱了,那整个人的气息都会跟随着变的躁动不安,甚至出现种种前所未有的桎梏。

经过无数次术法相争的林白对此在清楚不过,如今的状况之下,他只能选择被动防守,以此来试验一番看自己能不能扛过哈努曼忿怒化身的攻击。

事实上如果只有林白一人的话,他倒也不用太过担忧现在这种局面。但现如今,他心中却还有旁骛存在,伽释僧虽然口中佛号宣个不停,但面目间已经流露出愤怒神情,显然愤怒的气息已经进入他的内心,正在不断摧毁他一颗坚固的佛心。

若是等到一颗佛心彻底被愤怒所占据之时,他便彻底为弥提罗所用,等到那个时候,林白所要对付的就不光是弥提罗一人,还有自己的这个同盟军。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白心中此时有些不安,总觉得在场外似乎有人在窥探自己,在等待术法相争彻底进入白热化,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一般……但林白不知道那是弥提罗安排好的后手,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抑或是单纯只为了看两人相争的闲人!

他害怕如果自己完全沉浸于相争之后,场外隐藏的危机会突然爆发,那时候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人内心上的压力,对人体的压力,往往比眼前的危机都要重的多!而现如今的林白,所面对的便是这种眼前和内心兼而有之的压力。

心中思绪变化不定,林白脚下的九宫八卦步伐踩动起来已然变得沉重了许多,而且他觉得自己周身皮肤上下都有一种要被撕裂般的痛苦,体内的血液如潮水般哗啦啦一波接着一波狂暴冲刷,心中的怒气更是不断朝上攀升,就连面颊都开始变得发烫起来。

林白明白,这是哈努曼忿怒化身对自己精神力的侵袭变得越来越严重的结果。

“臭xiǎo子!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乖乖被哈努曼忿怒化身控制,成为我的奴仆,还可以留你们一条命,若是还执迷不悟,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看着林白和伽释僧的模样,弥提罗尊者桀桀怪笑,而后念诵咒诀的声音突然加大,使得煞气愈发狂暴。

在这狂暴煞气的摧残之下,以林白和伽释僧二人身体为圆diǎn,在他们身周左右的花坛中尽数变成了浓墨般的黑色,而那些原本用作装饰之用的花草盆栽,在这狂暴煞气的熏染之下,更是尽数枯萎,化作黑色的粉末,随着天地元气的波动,消失殆尽。

而最为恐怖的便是,那团煞气凝聚的血红哈努曼忿怒头颅,已然将林白和伽释僧二人吞入肚内。眼前再没有任何光线的透入,只剩下犹如无数野兽在耳边嘶吼般的声音。而伽释僧此时面色红白变幻不定,显然心神的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xiǎo黑,看你的了!”**缓缓闭上双眼,神识传递给xiǎo黑猫一句话后,河图洛书陡然在手中转动盘旋,而左手更是在身前开始勾画不止!

陡然之间,便有几道金色符箓在林白身周出现,而后便迅速破碎开来,化作一片金光,重又如锋利的宝剑般,朝着四下狂暴的煞气撕裂而去。虽説这金光只是撕破一个缺口后,便被狂暴的煞气重新吞噬,将缺口包裹,紧紧攻袭林白和伽释僧的心神。

但就是这短暂的一颗,却是让林白心中的重重压力得到了些许舒缓。当即没有任何犹豫,林白手上印诀变换,右手紧握河图洛书,从其中猛抽阴煞气息,也顾不得抽取出来的这些阴煞气息会不会被哈努曼多卡宫的封印化解,而后左手一转,口中喝道:“八卦阵组,开!”

嗡!空气中登时传来一阵剧烈无比的颤抖!顺着河图洛书方向,陡然在伽释僧和林白脚下出现了一幅先天八卦衍生图,而后从其中不断涌出淡白色的中正平和光芒,将林白和伽释僧紧紧护持其中,被弥提罗尊者召唤出的一切狂暴煞气尽数被这光芒所隔开!

“唵嘛呢叭咪吽!如意莲花,消弭世间一切罪恶!”心神稍一恢复清明,伽释僧神色瞬息转变,手上捏动不动明王印,而口中更是念出象征着佛家根本的六字真言。

在这六字真言的加持之下,先天八卦衍生图运转陡然变得流畅了许多,而在传递出的光芒之中更是带上了些许如莲花瓣形状的光束。此六字真言乃是以佛家大愿力汇聚而成,强调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沟通,虽説伽释僧修为尚浅,但施展出来却是威力十足。

反击的时刻终于到了么?!林白眼珠子不动声色的朝他一直感觉危险潜藏着的那个角落看了眼后,手上印诀连连掐动,想要以八卦衍生图彻底打开此处封印,将束缚完全解开!

感受到林白等人的抵抗,弥提罗脸色大变,犹豫片刻之后,双手捧紧了轮宝,而后朝着地面上重重掷下!咔嚓嚓一连串的怪响,原本金光灿烂的轮宝登时碎裂爆开,而后从其中更是涌出无数的狂暴煞气,疾飞向围困林白二人的哈努曼忿怒化身所在之处。

原本就暴戾的煞气,此时更是彻底披上了一层红得发黑的外表,而且在煞气的边边角角,更是出现了一些如箭矢般细xiǎo的尖刺,光亮非凡,若是贸然碰触,定然会受到极强反噬!

看着这些怪异无比的画面,林白神色不变,双手交叉捏出一个印诀,而后口中咒语念诵的愈发迅疾起来!在先天八卦衍生图的催动下,哈努曼多卡宫对天地元气的束缚登时便打开了一个缺口,就是这个稍纵即逝的缺口,登时便被林白抽调出无尽的天地元气。

在神识的引导之下,这些天地元气急速缠绕河图洛书,在林白和伽释僧身周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光幕,虽然光幕清亮无比,但那些尖刺碰触到上面后,却像是被牛皮糖黏住了一般,无论怎样努力,却都是无法冲破这层障碍!

“是你们逼我动用秘术的!”弥提罗尊者见自己的攻势又被林白拦阻下来,心中恼怒异常,眼中狰狞之色闪动片刻,伸出尖锐的指甲便在胸前勾勒出一个诡异无比的符号,随着鲜血的溢出,环绕在林白等人身周的狂暴煞气顿时凝聚在一起,如钻头般,朝着光幕猛力扎下!

砰然一声,光幕应声碎裂,而林白和伽释僧脚下的那先天八卦衍生图也随着光幕的破开而变得影影绰绰,再没有什么光芒散出,仿佛只要一阵狂风吹来,就能将其吹散。

“不破不立,八卦归四象,四象回太极!”林白眼中精光爆射,口中轻吟咒诀,而后两手合抱河图洛书于胸前,随着这咒语的念诵出口,两股庞大无比的阳煞和阴煞气息朝着林白身周便弥散开来,黑白两色缓缓转动,而后陡然如水幕般变大!

嗖!太极图形成的阴煞和阳煞交织出现的能量波动,顷刻间便已经到达了弥提罗尊者的身前,而后围绕着他开始缓缓旋转起来!无匹的刚猛,以及阴冷的柔弱,本来极为矛盾的两者此时却是相互杂糅,把弥提罗尊者的身躯和面孔都撕扯的扭曲无比。

在如此强大的攻击力之下,刚才接二连三使用本命精血的弥提罗尊者再没有抗衡的力气,口吐鲜血踉踉跄的便萎顿在地,面色更如白纸般恐怖!

此时他再没有任何与林白和伽释僧二人争锋的力气!

“弥提罗,你可曾想到会有如今的下场!”伽释僧眼中凶光大作,摩诃僧圆寂之时的惨烈模样重又出现在他眼前,此时的伽释僧就犹如是愤怒明王般,佛法虽然庄严但依旧可怖。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踏近的伽释僧,弥提罗尊者脸上满是冷厉笑容,此时的他一头一脸尽数是血,腥臭难闻的血污混合着茂密的毛发,那模样看上去要多狰狞就有多狰狞。

“就算是我死了又如何!摩诃僧还有你的愿望注定无法实现!这个华夏人所要谋取的不过是哈努曼多卡宫下镇压的气运,拿了这些东西后,他自然就会离去!”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污,弥提罗看着伽释僧冷笑道:“要我説,不如你自己拿了镇压的气运,成就佛国指日可待!”

“死到临头,你还想要挑拨离间!”伽释僧双手合什,而后轻声道:“佛虽曰不可杀生。但你却已经不能再称为人,就让我超度了你罢!”

话音落下,伽释僧手中陡然多了一把戒刀,雪光一亮,弥提罗尊者脖颈上便多了一道纤细的血痕,一阵微风吹过,头颅缓缓跌落一旁!

过往恩怨,过往纷争,尽数在此刻随着那汩汩往外流淌的腥臭血液,化作过眼云烟。

青少年便秘如何治疗
上饶治疗男科方法
云南治疗妇科方法